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专题首页 > 中国品牌节 > 第十二届中国品牌节 > 嘉宾观点

向松祚: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

分享按钮 日期:2018-08-08 浏览:488 来源:品牌联盟网

向松祚.jpg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发表主题演讲

  品牌联盟网讯 8月8日,第二十六届品牌联盟高峰论坛·主论坛A在四川成都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举行。政府领导、企业家、品牌专家、品牌经理人、媒体代表等千余人出席了本次活动。图为: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

  向松祚: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在成都举办品牌节,我觉得具有特殊意义,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讲,一个国家经济的强大,一个国家经济的富裕,主要体现在或者标志是这个国家要涌现出一大批世界级的品牌。在过去40年,中国的的确确的涌现出了一大批非常著名的品牌,很多全国知名品牌,也有很多世界叫得响的品牌,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所以每年的品牌节,正是对中国各个行业最优秀的企业最著名的品牌的一次检阅。

  在我的理解里面,我认为品牌主要分三个方面:一个是制造的品牌,一个是科技的品牌,另外一种品牌,很难用一个名词来形容,我姑且把它称为文化品牌或者品位品牌。

  我们今天可以数出很多很多的制造品牌,奔驰、宝马、通用、丰田等等,也有很多著名的技术品牌,比如中国的华为,苹果、谷歌、腾讯、百度等等,还有很多文化品牌、品位的品牌,我想在座各位都同意,也许在这方面,我们的品牌知名度在全世界来讲可能是显得比较薄弱的,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奢侈品品牌里面,几乎没有中国品牌跻身其间。我记得2016年中国发展高峰论坛上,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先生有一个演讲,他说中国产品产量,有220多种产品产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但是虽然产品产量很多都是世界第一,但是我们的品牌能进入全世界前100名的品牌,按照当时他的说法,只有一个品牌,这个品牌我想在座各位都非常清楚,那就是中国的华为。所以我想这一次的品牌节,很多著名企业家,包括完达山的王总做了非常好的讲话,品牌的建设、品牌的弘扬、品牌的树立,实际上就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一个标志。

  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中国经济转型能否成功,如果按照高丽副总理当时的说法,2016年的说法,我们的产品产量220多种产品产量世界第一,但是世界级的品牌只有一个,在座各位朋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不是说明中国经济转型还没有取得成功呢,或者没有完全取得成功,就我个人来看,我想中国经济转型还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经济转型应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才刚刚开始,没有取得成功。中美贸易战从今年年初开始,全国人民都在讨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按照我的了解,中美贸易战这件事情,从一方面是显示了中国经济的优势和强项,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又充分曝露了中国经济的劣势和弱项,我们的劣势和弱项在哪里呢?我想就我前面讲的三个品牌概念,就可以概括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最重大的缺陷,最重大的劣势和弱项,我们的软肋,

  第一个软肋,就是缺乏掌控世界产业命脉的真正的核心的技术。这个核心技术是什么呢?我请教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我们有时要多多倾听企业家特别是最优秀的企业家他们的观察,任正非先生讲,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差距是两个字,这两个文叫软件,我们今天所谓的信息科技时代,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所有这一切靠什么来支撑呢?就是靠软件。今天的手机、电脑,背后都是软件,是它最基础的科技。软件背后是什么呢?软件背后是算法,最近我读一本书叫超级算法,这是美国一位著名科学家,算法的最重要的发明者写的这本书,算法背后是什么呢?算法背后就是数学,我想这个简单的原理告诉我们,我们要追赶美国,追赶这些先进国家,不是我们今天这个玩法就能玩出来的。在座各位,我想请教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身边的朋友,你的小孩,你朋友的小孩,有多少人沉下心来静下心来研究数学、研究化学、研究物理学、研究宇宙学,有多少。

  第二个软肋,就是在最尖端的制造、高精尖的制造,我们和德国、日本的差距非常的巨大,所以任正非先生讲,我们和欧美、日本的差距是三个字,叫高精尖,在座的各位要知道,今天生产手机也好,生产汽车也好,生产几乎所有的东西,很多最尖端的设备我们没有,最根本性最尖端的材料没有,最尖端的工艺没有。最近参观很多厂,包括几家手机生产厂,包括电池厂家,基本上都有一些实现自动化的生产线,但是大家去看一看,在那些自动化生产工厂里面,都是谁的设备呢?包括华为的手机生产厂,里面的机器手,大部分就是三个品牌,德国的库卡,瑞士的ABB,日本的三菱,或者安仓电机。我前不久在北京热电厂去参观,让我非常震惊,我们热电厂里面的内燃机这个设备,中国业生产不了。我们知道四川德阳的东方电气是生产这个设备的厂家之一,也生产不了这个设备。更不用说飞机发动机,我们完全没有办法生产出世界先进水平的发动机,这个东西就是什么?就是材料、就是工艺,就是设备。所以非常坦率的说,如果今天我们的企业家朋友,年轻的,我们天天还是玩什么商业模式创新,天天玩这些虚拟经济,我们的高精尖制造什么时候会赶上呢?

  第三个软肋,就是缺乏真正能够引领世界的品牌。我有时候在想,中国是一个有数千年传统文明的国家,为什么奢侈品牌一窝蜂的仍然是欧洲的,有少部分是日本、美国的,为什么中国就没有一个世界上站得住、立得稳、有名的品牌呢?我想根本原因就是中国人投机取巧,假冒伪劣,坑蒙拐骗。一个热衷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不可能建立起一个真正让世人相信的品牌,朋友们。我们在这方面吃的亏已经太多了,所以中国经济的转型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关键因素是什么呢?我想从我的理解,未来中国经济转型要取得成功,至少有四个方面要下最大的决心来改革:

  第一个最关键,中国能否建立起企业家本位的社会。中国是一个什么社会?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社会,官本位与创新、创造从根本上来讲是格格不入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重大文件,当时看了以后我们非常兴奋,因为十八届三中全会重大决议明确讲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朋友怎么理解这句话,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就是一句话,让企业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但是我们今天做到了吗?没有做到。我跟很多企业家交谈过,今天我们的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感到非常焦虑、非常困惑、非常苦恼、非常的忧虑,为什么?他们担心财富的安全,他们担心产权的安全,他们甚至担心人身的安全,他们的权利能不能得到最有效的保护?我多次讲过,中美贸易战我们的对手是美国,我们有没有思考过,美国为什么会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当然有它的问题,但是有一条,朋友们思考过没有,在任何时候全世界只要有风吹草动,全世界的资金财富有相当一部分甚至是绝大部分都要跑到美国去,我想请问各位,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美国会成为全球财富的避风港呢?中国要真正成为一个富裕发达的国家,我们必须要健全我们的法制,让中国真正成为财富的避风港,不仅让中国的企业家、中国的富人能够安心在中国投资,安心把财富方到中国,而且要让全世界的企业家、投资者都能够安心到中国来投资理财,这个国家才能变成真正的富裕强大的国家。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建立呢?那就是要尊重宪法,建立真正的法制独立的社会和经济体系,建立一个企业家为本位,充分尊重企业家,保护企业家产权,保护企业家所有权利的法治社会。今天我们做到了吗?我们离这个很远,甚至越来越远。很多企业家敢怒而不敢言,我们一个小小的科长都可以到企业去刁难一番,甚至设置很多杠杆。我们每年财政收入飞速增长,仍然不够养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建立企业家为本位的社会,这个国家要富裕强大,几乎不可能的,经济转型也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关键点,教育和科研体制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鼓励独立自主、独立思想、独立研究的创造和教育科研体系。如果朋友们问我对中国经济、对中国社会最大的担心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教育,我没有办法展开这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很多人认为说中国是最重视教育的国家,我并不同意这个说法,你们到中国的神州大地去看一看,最漂亮的楼绝对不是大学,更不是中学小学,是什么?是政府的办公大楼。政府的办公大楼比所有大学、中学、小学都要漂亮,你能说这个国家是重视教育的国家?

  第三个,怎么解决经济脱实向虚的问题。从短期来看,制约中国经济转型最麻烦的问题就是脱实向虚,什么是脱实向虚,就是大家都玩虚的,都想玩金融,都想炒房子,我举一个数据大家知道中国脱实向虚到什么程度,三千多家上市公司,2017年年底的利润你们去看看数据,银行板块+房地产板块,这两个板块上市公司净利润占到全部上市公司净利润差不多80%。这样的经济结构是合理的吗?这样的经济结构是正常的吗?一个金融机构一个银行动辄转几百亿、几千亿,中国有哪一个制造企业哪一个科技企业赚几千亿啊,一家都没有,所以我们看到很多上市公司把钱拿去炒房子,最近有官方数据,A股上市公司炒房资金超过一万个亿,全部是玩虚的,全部是想赚快钱。这不能怪企业家,这应该怪我们的政策,这应该怪我们各级政府的政策,所以我在很多场合讲过,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所以中国经济要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北上广深包括成都这么高的房价,就回答了刚才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没有岳父岳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我们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我们什么时候解决脱实向虚的问题,什么时候让做实业的做科技的能够赚大钱?亲爱的各位朋友,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经济转型、什么创新驱动发展,就将是一句空话。

  最后一点,是说给企业家朋友听的,我们能不能安静下来,企业家朋友能不能安静下来,今天所有的很多创新,在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旗号下所搞的创新,我敢说90%都是伪创新,玩玩商业模式,急于套现,今年创办,明年估值五个亿十个亿二十个亿一百个亿,今天中国的社会就是一个急于套现的社会。前面讲到新材料、新工艺、高精尖设备,不是玩商业模式可以玩出来的,所以中国经济转型能否成功,我们的投资者我们的企业家,能否沉下心来,我们能不能坚守十年,坚守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而不是去玩商业模式,去玩估值。我现在看到这些投资界的情况,我作为一个独立的旁观者,我看得是心惊胆战。现在很多企业你根本不用去问这个企业是做什么的,你根本不问这个企业的业务是符不符合法规,有没有真正的价值,而是问他估值在一年之内涨到五倍还是五十倍,我想这样一种风气,如果不能根本的调整,我们的经济转型怎么能成功呢?所以我想今天这个品牌节,感谢王永先生邀请我参加,我想我们建立品牌和经济转型的道路是一样的,我们需要长期艰苦的努力。

  最后我想说的一句话,一切的成功无论是当官的还是企业家,还是学界,还是所有的中国人,经济转型的成功取决于一句话,我们能不能安静下来。谢谢大家。

TAG:向松祚 中国品牌节 通威

阅读心情

  • 高兴0
  • 感动0
  • 同情0
  • 愤怒0
  • 搞笑0
  • 支持0
  • 超赞0
  • 流汗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