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新三板品牌峰会 > 2019(第三届)新三板品牌峰会 > 现场报道

对话实录:《新三板如何定位》

日期:2019-03-30  浏览:385  来源:品牌联盟网

  对话实录:《新三板如何定位》

对话一现场.jpg

  对话主持:

  刘子沐 新三板报创始人

  对话嘉宾:

  崔彦军 董秘一家人创始人、新三板品牌峰会组委会副主席

  张可亮 新三板读书会创始人

  朱敏红 中投企智董事长

  张礼镜 星际互娱董事长

对话一 刘子沐.jpg

  刘子沐:今天在场的四位嘉宾都是新三板的从业者,投资人和新三板的企业家,首先我们每个人用一句话介绍一下自己。

  崔彦军:大家好,我是董秘一家人创始人崔彦军,从2007年就开始做董秘一家人,最开始是围绕新三板,跟新三板相关的做一些咨询,做一些培训,做一些辅导比较多,这么多年经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应该说这个社群和我们公众号在这个圈子里头是非常大,现在辐射了新三板的公司是7000到8000,上市公司应该是500家董秘的圈子。

  张可亮:我是新三板读书会创始人张可亮。

对话一 朱敏红.jpg

中投企智董事长朱敏红

  朱敏红:我是中投企智董事长朱敏红,我们在2017年9月份在赵全营成立的投资公司,在孵化器里面我们拥有管理公司应该是第一个。我们的生态为什么也会围绕新三板?因为我们的合伙人是陈晓明博士,我们也做了三个布局,在中投企智这个平台下有三个布局,第一个是有培训平台,第二个是有投资平台,第三个平台是和新三板公司制糖科技做的线上的数据服务平台,这是我们为新三板服务的一个布局。

  张礼镜:星际互娱是从小说到视频的切入口,从短视频,长视频。我们开发VR和AR的品牌。我们和相关的部门做中国的《超级英雄》,星际互娱也是从顺义走出去的企业。

  刘子沐:您作为董秘一家人,把自己定位在新三板的什么位置?

  崔彦军:说起新三板,董秘一家人是新三板的铁粉,从2007年开始做新三板,帮助新三板的企业有两三千家了,对新三板一直情有独钟。我们现在也看到新三板出现很多的问题,跟大家的预期差距落差越来越大,这里头也跟有很多改革的落后有关系。我就2006年之前一直在全国各地讲新三板,我们为什么要上新三板,新三板怎么怎么好,要抓住资本市场最后的改革实验田,我们变成落后了,科创板推出来以后,本来我们是靠前,现在变得更靠后了。下一轮改革要对创业板和新三板进行改革。

  当然这里头肯定是创业板先改,新三板又变成最后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董秘一家人还是坚持在推动新三板的发展,但是从现在,我感觉到整个市场还都是比较迷茫,从2016年的时候10月开始不再讲新三板了。2016年的8月29号我写了一篇文章《新三板还能重燃我们的希望吗》,我从新三板的服务机构,媒体,还有投资机构,新三板的企业都是多输入的局面。再加上本身2018年的一些改革,大家可以看到2018年有很多存量改革推出的速度比较慢,我和股转的老师交流,2016年和2017年他们自己的干劲也不足,他们研究很多的政策,但是推不出来,研究完了就放那,2018年我们存量的改革推出来很快,我们的增量改革是本身要出了,但是由于横空出世的科创板又延后了。我参与新三板股权激励的管理办法也是一样,本来应该早就发布了,但是科创板出来以后我估计至少半年以后才能推出来。

  从整个的大家对新三板比较迷茫,尤其是科创板推出来,新三板的企业大家可能都在由于我要不要进入科创板?我也是给新三板企业讲,其实这个科创板不是说符合大家的一个位置,就是说绝大部分的企业是达不到这个要求的,从新三板这个年报来看,我们3000万以上的利润1100家,5000万以上的净利润是500多家,从科创板10个亿最低市值来说,我们更多的企业还是坚守新三板,还是在这个目标里面绽放。

  刘子沐:我们守三板守什么?

对话一 崔彦军.jpg

董秘一家人创始人、新三板品牌峰会组委会副主席崔彦军

  崔彦军:我说新三板的企业最多还能坚持六个月,最多坚持六个月,从现在来讲六个月肯定不只,所以现在摘牌的企业越来越多,2月份我跟股转领导说摘牌的已经管不住了,很多的企业原来问我的问题是怎么规范,怎么披露,现在问的是怎么摘牌,摘牌的理由是什么。我最关心的不是质地稍微差的企业摘牌,因为对新三板净化市场是有帮助的。我最担心的是核心企业,他们摘牌对新三板是致命的打击。新三板的媒体留下来不多了,董秘一家人还是一直在坚守。我们相信即使到了下半年,有可能是半年,但是新三板还是要服务广大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还是能够给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坚持。

  刘子沐:其实在科创板推出以后,唯一敢推出自己存量政策改革的就是新三板。对您来说新三板的定位应该可以理解为坚守?对您的定位就是坚守?

  崔彦军:现在剩下的就是坚守了,从这两年来讲,其实新三板,包括政策推动,新三板整个生态圈的机构都在坚守,并且坚守的都越来越少了,你也知道很多的新三板公众号有三分之二已经改名了,不叫新三板了,改叫科创板或者是资本圈,我们服务的机构,包括我在原来那个文章还写了一个,转到新三板投资机构真的有苦说不出,他们觉得新三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的希望,主板不投转到新三板,没想到进来就是一个坑出不去了,所以剩下的就是坚守了。

  刘子沐:新三板进来就是坑,给张可亮老师,你觉得新三板是不是坑?还是黄金坑吗?

  张可亮:谈新三板一定不能简单地说这三个字,一定要有分层的逻辑来看,就是新三板有优质企业,然后有差不多的企业,然后也有很差的企业,对这三类企业来说,三板,国家政策对他们的机会是不一样的,三板的问题现在看来是定位不清晰,我们到现在很多人,包括我看前面的嘉宾讲,新三板到底是场内市场还是场外市场这样一个市井,大家还是有分析。

  刘子沐:股转公司给过明确的定位,新三板就是场内市场。

对话一 张可亮.jpg

新三板读书会创始人张可亮

  张可亮:但是很多的嘉宾说是场外市场,市场上仍然认为它是场外市场。场内市场是它想要做的目标,而且是规划里面有的,场外市场是它的现状,什么对场外市场,还有场内市场有没有概念?我听姚主席讲过有连续集合竞价的就是场内市场,不然就是场外市场。自买市场是场内市场,但是不能做连续竞价交易,不然就是违规了。新三板开始在设计里面要把它做成场内市场,但是先从场外市场做起,过程当中不顺利,我们只看到没有连续竞价的两个交易,后来2017年底出了一个不连续竞价交易,这是一个的问题。

  大家最根上没有把新三板的定位讲清楚,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很多政策推的时候就出现问题。各方需要协调,资本市场是关乎到各种政策协调的市场。我还是新三板读书会的创始人,我们国家部委里面也有年轻人搞了一个读书会,参加人里面有处长,有司长,也有科员,我给他们讲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与建设,讲完了以后他们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国税总局的,还有财政部,办公厅他们都不了解原来新三板是这么回事,原来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是这么回事,才会出现了国税总局对新三板交易交税,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当出一些新政策的时候,需要国家部委签的时候,把它当成场外市场来做,所以就推动不下去。社会层面,包括国家部委对新三板定位不清楚,对他们会签政策的时候他们做出不同的判断,所以三板的政策很难推,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刘子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的状况呢?媒体也在不断地说,包括谢东演讲的时候说也说因为新三板是场内市场的原因。

  张可亮:这就是灰色哲学,你一开始不能把这个事情讲特别清楚,所以一开始只能应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这样一个,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的先出来,先干着干的过程当中去争取,比如说一开始的让步导致了它后来,可能让步让的太大了,导致它后来走起来越来越难。

  刘子沐:现在的定位,你作为券商来说你怎么定位?你给企业去讲的时候你应该怎么讲新三板的定位呢?

  张可亮:我当时支持它是场内市场,未来新三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