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中国品牌节 > 第四届品牌节 > 太阳能 > 现场报道

薛祖庆:提高科技含量 加速品牌发展

日期:2010-08-12  浏览:371  来源:品牌中国网

  清华大学教授、北京恩派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薛祖庆

  品牌中国网讯 8月9日,2010品牌中国太阳能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太阳能品牌高峰论坛在北京京西宾馆隆重举行。论坛的主题为“品牌与技术标准”,品牌中国网进行全程报道。图为:清华大学教授、北京恩派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薛祖庆发表演讲。

  薛祖庆:

  我想中国人是吃了品牌的苦,但是有苦难言。你看看这个南非世界杯,咱们吹的这个玩艺儿,人家卖一百多块钱一个,两百块钱一个,咱们给人家是几块钱,就是没有品牌。我们的衣服,十几块钱一件人家拿去卖一千块钱一件,因为没有品牌。那是跟我们整个国家经济落后是直接相关的,你在落后的情况下,你就谈不到品牌。那品牌是什么?我自己的体会,第一是科技,你看汽车现在,奔驰仍然是最好的品牌。它的产量并不多,但它的售价很高,它的科技含量非常高。一个产品,你要它成为品牌,没有科技含量是成不了品牌的。第二个产品的优劣,也就是我们说的产品质量、产品性能、产品生产的工艺以及其他方面。

  在这儿,我就觉得作为太阳能热利用产业来说,我们感到非常骄傲,全世界加起来产能销量也比不过我们中国,尤其是真空管太阳能,发明不是中国,是美国,1976年,但是在中国发展起来了,且中国的保有量、产量、销量绝对世界冠军,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比的。但是你可不要掉以轻心,我想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在1998年到德国去参观德国第一个全部的真空管解热器的生产厂瑞特,长途跋涉从比利时转战到德国,到了一个小镇上,找到这个瑞特公司,人家不接待,请我吃了顿饭,人家很客气的,中国来的,吃饭。参观不行,我们绝对不对外参观,我们提出跟对方交流交流,不交流,没有什么好交流的。快吃完饭了,那个旅馆也给我们找好了,你们休息,明天你们请走,然后交换名片,一看,是你们二位,说,你们二位我们知道,我们现在搞的真空管是你们创始的,态度马上就变了,最后都快赶我走了,但是我们也不好说什么,说对不起对不起,第二天请你们来参观工厂,有这个机会,别的都不说,当然送了我很多巧克力,我吃甜的还不行,送给人家吃。最后第二天一参观,我大为震惊,那个车间里面,总共不到10个人,生产的是U型管加CBC反射板的,当时中国还没有。我们没有这个反射特别好的铝板。那个CBC整个亚洲就是铝板进去那边出来,一个人都没有,这就是德国的第一个小工厂。我讲这个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现在如果不在科技水平上,不在产品的优劣上、质量上、工艺上去加油的话,你就宣传死了你这个品牌品牌,你的中国的大品牌,让人家一年达到,我绝对不是耸人听闻的。我看完以后,我就觉得我们出来,人家做的跟工艺品一样,两米多长的它不做的,两米多长的U型管,做的严丝合缝,合金铝的铁盒说45度角、30度角摆上去一点缝都看不出来,5个老太太在那负责装配,50多岁。她根本不要动的,你怎么跟他竞争。如果我们不提高,光在这儿吹牛,我们这个世界第一,可怜的很。

  所以我讲,你这个产品既然是一个品牌,但品牌不一定是产品,品牌有很多很多,中国的孔子学院,孔子就是一个中国的品牌。第三个就是口碑,口碑是什么?知名度,老百姓怎么说你,我以前讲一个例子,去年我跟我老伴说,我今年74了,我去买两件好衣服穿穿。我们到了海淀区级的商场,短袖衬衫不2400块钱一件,不是最好的,好的大概要4000块钱一件,我想4000就不比了,70多岁了就2000多买它两件,这辈子也算穿穿好衣服,左挑右挑,当然是一个面料,要纯棉的,第二个洗了不皱,不皱我懒,节能、减排,但是最好了,你要用电熨斗,它说绝对不皱,我告诉你们,第一次穿扣子就掉了,一洗完了比那个最烂的衬衫还要皱,我穿了一次,从此不要,什么品牌,这辈子不买这个玩意儿了,这就是老百姓的口碑,就是一个知名度,你吹是没有用的,最后人家一用,就不行了。

  最后才是你的产量、销售量。前头三个科技水平、科技含量,产品的质量、工艺、性能,第三是老百姓的口碑,第四才是你的产量。但是没有产量、没有规模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很著名的品牌。你在全球的烤鸭,每天就烤十只,你怎么宣传也不成,人家想来吃也吃不着你的。所以我就觉得品牌非常重要。我这个人是比较喜欢琢磨事情的,我最崇拜的就是钱伟长,前几天去世了,那时候我们批判他,就是万能科学家,昨天电视台上还出了一幅照片,清华大学第二教学楼,当时我们就坐在操场上,他在楼上受批判的,说他是一个假的科学家。实际上最后从历史的,历史是检验他的,最后承认他是一个非常全面的一个科学家、教育家,这些是历史的评论。

  所以,任何东西经得起历史的评论。我首先表个态,我要绝对的承诺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你要不负责,你所宣传的品牌,你所宣传的这些东西,最后经不起检验,一个三鹿奶粉就把奶粉品牌全部打倒了。现在大家很迫切,就是我们太阳能既然是全世界产量,我们就得把品牌推出来,这个我同意,如果走慢了的话我们是要吃亏的,但是如果不实事求是,不负责任,推出来的东西是一个不太好的东西,实际上就把我们整个战略给打垮了。所以我想作为专家组,我没有投票权,我也没有选举权,但是我就觉得必须对整个事业负责,对人民负责这样一个精神,这是我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