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嘉璐:根据经济发展规律 中国经济春天很快到来

日期:2008-12-27  浏览:278  来源:品牌中国网

    品牌中国网讯 2008年12月27日,第七届品牌中国高峰论坛在海南三亚隆重举行。本次高峰论坛的主题为“开启品牌中国新的30年”。新浪网,品牌中国网进行全程直播。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首先请允许我对第七届品牌中国高峰论坛的举行表示最热烈的祝贺!为一项活动特别是企业界的活动,离开北京到外地来,我这是第一次,大家都知道到年关了大家都很忙,我也和大家一样格外的忙,但是我还是抽出时间,排出了其他活动来是什么原因呢?第一,诚如艾丰老师所说,我们这个活动是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当中举行的,我和他一样对中国应对这场危机,冬天很快就过去充满信心。我在和企业界朋友接触的时候,我感到不是每位企业家都有十足的信心,那就是眼前的这道河我们能不能趟过去?要趟多久?我想借着这个机会把我的信心也传达给大家,我相信企业界能够根据经济发展的规律和社会发展的规律,预见到春天的到来。第二,品牌是中国之所需,是中国的财富。品牌首先体现于产业界,我们到现在为止是产品大国,的确向艾丰老师所说,我每次带团出国,我嘱咐团员们,你们买东西要看仔细,不管买什么外国名牌你都要从里面看一看,因为一不小心就买了中国制造的,第一可见中国产品之多,但是我们是品牌的小国,在外面买的中国产品基本上都是人家的品牌。

    现在,品牌中国的活动举行了第七届,无数的人在台前台后为打造中国品牌付出的全部的心血,这样一个聚会,又在金融危机的冷风中我理应到场,和大家共同的磨砺我们的意志打造品牌中国,何况我们所说的品牌中国还不限于产业,不限于物质的产品,也包括精神的产品。例如:我们人人尊敬人人喜爱的奥运福娃,以及无数人观看她演讲的于丹,这就是中国起来,物质的精神的品牌等于这些企业家这些学者和残疾人小姑娘,她的品格。而品格的问题不是物质的问题,是文化的问题。我在多年前,向全国各省科技厅厅长做报告的时候我说过,我们应该打造品牌。品牌的背后就是产品的品质,同时一个品牌不见得是一种产品,要想品牌走出去叫得响,同一品牌下还应该有多样的品种,品牌、品质。品种背后支撑它的是企业家的品格。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说我不见得能够有机会参加第八次,但是第七次我要参加。同时让我高兴的是,品牌中国即将受奖的候选人中有很多是我的好朋友熟朋友,不仅有像于丹这样的老师,还有高德康等一些杰出的企业家。在打造一个品牌的过程,企业家和它的团队,以及企业的职工,曾经付出了,回看往事的时候甚至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艰难,但是你们坚持,你们树立了不仅为自己,更重要是为他这样的意志、理念,我之所以要对这个会议表示祝贺,也是因为刚才我所说的这几个原因。

    同时,在头上有着很多光环的企业家背后,还有很多我们政府的官员,还有像艾丰老师一样,他本身不是企业家,但是多年来为打造中国品牌,品牌中国摇旗呐喊鼓舞斗志传达信心这样英雄的人物。当然,一个产品从混杂于万千个产品之中能够逐渐的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品牌需要社会,政府的体制和机制,也需要企业内部的不断改革与时俱进的体制和机制。因而,无论是在台前的企业家,还是台后政府官员和学者们,都是令人尊敬的,为共和国立了功的。请允许我在这里借这个讲台,对企业家们,对所有一切为打造品牌中国而付出自己心血的人表示敬意。

    这次论坛很重要的一个主题是展望未来的30年,我想要展望未来的三十年,或者对未来进行科学的预测,一个认识论的基础就是要回顾往事,和审视当今,回首往事每个人都有一个酸甜苦辣史,很多企业可能现在都在总结自己走过的路,企业家都在回顾三十年来,自己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商海里来的过程就太复杂了,就以我这样消费者身份回顾一下。30年前,中国有哪些品牌?现在我们在记忆库里能够搜寻出来的就是飞鸽自行车,海鸥照相机,上海牌手表,还有一些什么?因为这些几乎是城里的人人具备生活必须品,记得牢。而现在的品牌呢?无论国际知名还是世界知名的品牌,我相信在座任何一个人都数不清,这就是变化,这就是在座的各位以及没有到会场来同样在为这个目标奋斗的人民所创造的辉煌业绩。虽然,它在经济全球化的环境下,我们的品牌还称不上世界知名,世界的消费者高中低级的消费者人人可道的品牌,但是,曙光已经出现,在座的企业家们,你们手中的品牌,其中必定有一批,经过若干年努力之后,会成为世界的品牌,那时候人们在买产品的时候,就不满足于中国制造,还要需求中国谁的制造?哪个品牌的制造?这个时候给我们带来不仅仅企业的收益,国家的财富,更重要的就如刚才我所说是中国的形象,这一点只要我们努力是可以达到的。

    记得,我在少年时代,家里买东西,一定要防东洋货就是日本产品,因为日本产品有其表无其质,粗糙容易坏,曾几何时全世界都追逐日本产品,什么原因?我想是战后日本的企业家和日本的政府,以东洋货为耻的记忆提醒了它们要努力打造品牌。我们东边的邻国,可以在二三十年时间里,打造出那么多的世界著名品牌,中国人不比人家笨,现在中国企业的实力有的也不见得比人家差,那就看我们的意志,我们的个人品格,我们团队的品格和企业的品格。当前正处在金融危机时刻,我希望在座的企业家能够从金融危机的表面看出它的内瓤。我和很多朋友说请注意以下几个迹象:第一个迹象就是格林斯潘突然跑出来向世界道歉,他为什么道歉?我认为浮皮潦草的道歉和他所应付的责任以及背后老板应付的责任绝不相称,因为格林斯潘是金融衍生产品的鼓吹者,倡导者同时坚决反对政府对金融衍生产品进行监管的最重要的主战场,金融危机由衍生产品之一的次贷引发,他是始作俑者。他的道歉不是处于自愿是他后台的老板让他出来推卸职责。第二个迹象,请注意摩根和高盛集团在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告急的时候,这两个集团稳坐泰山,虽然一个星期前,摩根大通宣布它第三季度亏损29亿美元,我不相信,我认为这是遮人耳目。而高盛集团到现在没有告急,为什么?它们现在仍然是美国倒闭银行的收购者,把这个迹象和格林斯潘的昔日威风和现在的道歉联系起来不难看出这场金融危机的起因,本质和走向。

    第三个迹象,要注意的是,美国七千亿救市的资金是如何投项市场的,请和我们4万亿人民币的投项进行对比,美国的七千亿先是要收购银行的单帐、坏账,后来变了,变成入股。谁都知道,任何一个银行真正的主人都是少数的财阀,这些钱无论买它的股份还是买它的坏账现金花花流入大财阀的口袋。三大汽车厂告急,参议院否定了,因为汽车工会反对这个救市的方案,当天晚上我获得的信息,美国参议院否决,我就和朋友说:“这又是一场戏”!为了安抚汽车工会,我说用不了三天美国就出来救市,过了一天美国政府就拿出七千亿救三大汽车厂。如果这样投下去,就掌握在了家族的手里。而中国的4万亿为了是基础设施,为了明天发展,为了拉动内需减少失业,借着投往民生低保社保,公务员的基金,降利率增加补贴,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到现在中国政府没有出手去托市,因为尽管中国的股市惨到这种程度,但是如果一托市,得意的首先是一批大庄家,而不是买千股百股的小产户,都是救市,可是投项不一样,反映了政权性质不一样,所谓关心的第一目标不一样。且不说,布什作为新自由主义者的,这下狠狠打了自己嘴巴,一项政府调控经济市场,要把市场交给新自由主义社会者,新自由主义者后面有一个黑手,现在不得不起动印刷钞票的机器,来补充自己的资金,来面对危机,这些不奇怪。

     正是因为中国和美国的对比,让我充满信心,中国度过这样一个寒冷的季节,有十足的把握,而且肯定走在世界的前面。按照市场经济规律,投到基础设施或者基础产业的资金有60%是人工费,无论是建一个铁路,还是开一个矿山,投向去的钱,大约经过八个月就转化为消费市场的资金。

    我们是十一月做的决策,十二月各省应得资金已经到位,很多项目已经开始动作,大家算算,如果八个月刚好度过明年的上半年,因此我们预见,明年的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回暖回升,现在各省已经感受到这场寒流的影响,有的省市11月财政收入是低增长,但是不用担心,同时我要说现在还没有降低,可能最困难的时期是明年的夏季,俗话说得好,冬天已经到来了,春天还远,当我们见底的时候就是复苏继续前进的节奏,我希望在座的企业家,以刚才我所说的几个迹象来思考一下世界金融的经济走向,中国的危中之机在哪里?我们既要准备明年的谷底,更要准备明年秋天的春天到来。

    我是一个学语言学的,同时涉足于中国传统文化,我是经济学的门外汉,更不懂企业的经营,只是你们很多产品的消费者刚才这段话是作为一个读书人的奇思妙想,好在我不是经济学家,尽管我第一次在这样公开场合,谈我对金融危机的想法、看法。我若是经济学家有可能股市就要随着波动。我是一个门外汉,不会引起这样的负作用,因此,我大胆说出来为的是引发大家的思考,当然我希望我的话不幸而言重,如果那样不仅我我会感到愉快更是大家的福音。中国品牌,品牌中国会以更高昂的姿态走向世界,这是我的期盼。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