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专题首页 > 高峰论坛 > 第八届品牌中国高峰论坛

刘东华:在危机中赢得先机

分享按钮 日期:2009-08-09 浏览:93 来源:品牌中国网

品牌联盟执行主席、《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

    品牌中国网讯 第三届中国品牌节暨第八届品牌中国高峰论坛于8月8日-11日在山东青岛举行,主题为“提振中国信心,提升品牌价值”,品牌中国网进行全程报道,图为品牌联盟执行主席、《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刘东华发表演讲。

    刘东华:

    危机下的品牌信心重塑,因为现在有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比如说危机,什么危机呀?谁的危机呀?大家都知道美国的次贷危机逐渐演变成经济危机,然后从美国到欧洲到中国,但是我们现在在谈危机的时候,美国的危机是不是就是我们的危机呢?美国的危机是不是就是世界的经济危机呀,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原因更不是一个原因。所以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叫“美国之过与中国之不及”,我觉得现在好象整个世界都面临着危机,但是这个危机、东方和西方、中国和美国,它的原因不但是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所以我说美国它是在市场经济的道路上走得太完美,在完美的基础上走得太快、太偏了,走得太过了,所以它的主要问题就是“过”的问题,是“过”的原因;而我们的主要问题是“不及”,中国的老祖宗有一个词叫“过犹不及”就是从过程来看,“过”和“不及”都是麻烦都的问题,但是原因根本不同。所以我们再泛泛的谈危机的时候,我们要认真的想一想,中国的危机和美国的危机有什么不同,原因有什么不同。我觉得我们今天,比如说企业界、经济界的确也有很多麻烦和问题因为我们原来外需,西方认为我们的需求不足了,的确给我们的企业带来很大的问题,这只是问题之一,我们真正的、更大的问题还是学习西方、学习美国,学得还不够。我们的市场经济还不够到位,不够彻底,我们的改革在某些最关键的部位比较迟缓,甚至有些停顿,也有一些理论界的专家说有某种倒退的迹象,所以我们也一定要知道,我们的问题是什么,我们不要把人家的病说成我们的病,把人家的病根当成我们的病根,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所以我今天提的第一个问题:什么危机?谁的危机?那个病根我们和西方是不是一样呢?这是第一个问题,我只提问题,请大家思考。

    第二个问题,危机的价值。大家不要以为一谈危机就全是麻烦,全是问题,危机的价值其实是非常非常大的,对一个自信的人,对一个自信的企业、自信的机构,危机带来很多价值。比如说,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就在很多场合说“天下大乱、形势大好。”这是当年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的一句话,就是怎么大乱达到大治,我借用这一句话,为什么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在我看来,目前在西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领跑人类,从工业革命以来,美国领跑了将近百年,但是整个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都出了很大的问题,这个危机的很大价值就是给我们中国人、给美国人给整个人类带来全面的反思,。经济危机就相当于人类坐的这驾航班突然遭遇了紧急的危机,紧急迫降,索性是我们紧急迫降成功了,我们索性是安全的矫正我们的飞行方向,因为我们发现,如果按原来的路线飞下去,将会带来一场空难,我们非常庆幸,虽然我们迫降之后我们地面上一片慌乱,但是我们现在还好,在我们重新飞上天之前,我们应该认真地反思一下,我们要去的那个地对不对,我认为危机需要我们全面反思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反思我们的方向和我们前进的动力。
   
    当然再稍微具体一点,具体到我们的中国,我觉得这个危机带给我们一个非常大的价值,就是中国人可以更加自信了。大家刚才都在听俞敏洪校长、在听释永信大师在听他们演讲的时候,大家看一看他们的那种自信,他们那种自信不仅仅是过去十年二十年他们自己机构自己企业的成功,还有他们身上深厚的积淀。这种积淀一百多年前,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承认,不承认中国是一个了不起的民族,但是我们现在有机会让西方看一看中国几千年代表的东西,是不是有价值,所以我们现在,我们认真思考一下的话,我们会突然发现领跑人类几百年的西方的老师们,他们出事了,而且他们不知道这个事出在哪儿了,而且他们开始拜东方人为师了。如果我们再分析一下这个危机的价值,西方的很多企业,很多资产都在到中国里找买家,我们中国人、中国企业,我们现在是想我们掂量我们买什么不买什么,我们怎么买,现在是这个问题,所以我就说,危机带给我们的价值是非常非常大的,如果我们是真正有思想的、有准备的,我们可以在这个危机里面得到太多的财富。
   
    第三个问题,危机的陷井。今天已经是危机,有从美国西方蔓延过来的,也有我们自己没有处理好自己的问题造成的,我们本身已经在危机之中,当然我们刚才说危机本身的原因,危机带给我们的价值,但是我们要走出危机还有很多的陷井等着我们,我们可能从本来一个没有多大危机的问题里面,掉进一个更深的陷井里面,陷井也是很多的,如果我们认不清原因,比如说我们突然发现,我们改革开放30年我们向西方学习,现在突然发现老师出问题了,然后我们觉得我今天可以给老师做老师了,西方世界应该向我低头了,那我们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应该需要向西方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现在远远没有学到位,比如我经常发脾气的一件事,我这个人脾气其实挺好的,但我经常生气的一件事是什么呢?出去吃饭的时候,我看到我们中国人最没有资格浪费的,在日本人面前、在欧洲人面前,最没有资格浪费的,我们中国人浪费得比他们都严重,满桌子的剩饭没有人在乎,我认为非常的丢人,当然我们饿肚子饿怕了,我们今天有机会表现一下,我今天不但可以不饿肚子了,我还可以扔东西了。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耻辱。
   
    我们今天观念还有很大的问题,比如浪费的,比如说花公家钱的。浪费比较容易,但是钱来的不容易的人,浪费几乎也是存在的,这里面还有一个管理的问题和流程的问题。我曾经说,看看我们中国人家里和美国人家里、日本人家里谁家里的烂苹果更多呢,一定是中国人的家里烂苹果最多,并不是中国人我们消费成果的能力太强了,并不是我们太富裕了,是因为我们的管理能力太差了,我们该在乎的太不在乎了。所以我们面前的很多陷井,我们本来应该通过进一步的市场化,更到位的改革,像西方的老师学习更多宝贵的东西,我们本来非常非常需要这些东西,但是我们一不小心,就会用给明天埋雷的方式在今天埋下危机,今天咱们还饿不死,但是如果给今天埋雷,表面上看没事,但是明天会更为先。
   
    所以大家认真地想一想,我们走出的危机,我们面临的陷井,我们千万不要用反市场化、反改革的方式走出危机,如果那样的话一定会有更大的危机在后面等着我,这是我提的第三个问题。
   
    第四个问题,就是走出危机的应有的思路是什么?刚才我也说了,实际上我们从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从骄傲到挨打,到低下那颗骄傲的头颅,受践踏受伤害,我们一直在寻找发展之路,所以改革开放30年,我们是以开放推动改革,我们向全世界学习,我们学到了西方世界用几百年积累的从精神到物质的各方面的宝贵财产,但是现在“老师”出事了,用我刚才说的美国的“过”中国的“不及”,现在给我们中国一个巨大的机会,就是跑过头的他知道回头,我们“不及”的,我们寻找合适的方式就可以赶上去,我们就可以有机会和美国和我们的老师们走到一个统一的起跑线上重新开始。
   
    所以我说我们走出危机,重塑信心应有的思路,第一是向美国、向欧洲、向日本继续学习,包括制度层面等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第二我们要加大力度创新。因为,跑过的回来,我们不足的赶上,走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重新起步的时候,我们就不仅是是西方的学生,我们也可以不但为中国,而且为这个迷路的世界找到一条新路,这就是在一个学习的基础上创新的过程。创新,怎么创新,这的确就用到我们五千年的文明,五千年的东方智慧,五千年的智慧积淀,因为我们提出一个重要的理念,叫做先论是非、再论成败,在论清是非的情况下再为更长远的成功负责。为什么提出这样一个理念,因为在我们看来,西方世界出问题,很大的原则是在理念上只为成败,不为是非的结果。而我们东方的文明,东方几千年最大的毛病是什么?是只为是非,不论成败。我们今天要综合东西方的智慧,开创出一条先论是非、再论成败,在论清是非的前提下,更好地、更长远地为成功负责的这样一个新的商业文明,并通过这样一个新的商业文明来支撑人类的一个新的健康的生态文明。

TAG:|刘东华|危机|

阅读心情

  • 高兴0
  • 感动0
  • 同情0
  • 愤怒0
  • 搞笑0
  • 支持0
  • 超赞0
  • 流汗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