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专题首页 > 新三板品牌峰会 > 2018第二届新三板品牌峰会 > 嘉宾观点

刘纪鹏:拯救新三板刻不容缓

分享按钮 日期:2018-03-25 浏览:428 来源:品牌联盟网

刘纪鹏.JPG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

  品牌联盟网讯 3月25日,2018(第二届)新三板品牌峰会在北京顺义和园景逸大酒店举行。品牌联盟领导、新三板企业领导、主流媒体代表等出席了此次活动。图为: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发表主题演讲

  刘纪鹏:

  尊敬的陈昌智副委员长、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

  我是再次怀着沉重的心情,同样是沉重的脚步,再次走上新三板品牌峰会。我的两个沉重确实在今天的演讲台上不好讲。因为过去我讲了几次总是给大家信心鼓舞,可是每次都落空,而且脚步越来越沉重。随着新三板的起伏,我的演讲题目不断从高潮转向低谷,2015年高潮,新三板的明天更美好。2016年开始就开始谈严冬过后是春天。到去年得谈新三板的红旗还能挡多久。今天我的题目就是拯救新三板刻不容缓。

  原来我也在想要不要挣扎一下?但是一来到赵全营我就坚定了信心,全国都在低迷,你们这还在坚守,而且还叫新三板加速器。我真的不知道明年你们还敢不敢叫这名了,所以谈也得谈点实话。

  你首先得分析分析现在三板的现状到底是什么样。现状都得谈到困境,到3月20日11600家,现在号称集合竞价了,10293家,这里面大部分都是每天就一次那个协议转让的竞价,不叫集合,就是竞价了。去年底虽然推出了非连续性集合竞价,也就是在做市商可能一天搞了四次、五次。这里边有1030家。所以做市商是1030家,搞做市商的也是,现在这两个数巧合了,都是1030家。因为我们有做市商,有竞价,现在不敢叫连续性的深沪交易所的集合竞价,它是非连续性的。推出这两项措施效果反而没见好,反而更差了。我们现在一天的交易量从去年底推出前一万多家企业十亿左右的交易量,现在就两个多亿,基本上这个市场已经死了,水不流动了。

  第二就是现在出现了摘牌,你不知道谁摘?严格说就是退牌,大部分不是你把我罚出场,是我自己远离开你。摘牌说的好听,实际上是挂牌企业主动出走,那叫退牌。所以给大家几个数,从2016年退牌的企业是56家到2017年是709家,今年到3月20日已经173家了。常常会出现一天退牌比挂牌多的现象,最突出一天是退了八家,挂上两家。

  所以这个市场一万多个企业只有35万个,平均每家30多个,而且都是挂牌之前带过来的,进来之后没人进去,90%真正在这儿说开户证券市场参与交易的,可能也就是10%,三五万个,这市场怎么搞。换手率,我们2015年的换手率54,交头还活跃。2017年只有23%。所以从换手率来看,还手率降到百分之十几,基本死了。所以整个三板2015年的高潮走到今天这些数据我不能再列举了,它已经能表明就是士气低落。我说五个低落,挂牌的企业低落,现在大家不愿意上你这去了。投资人士气低落,进入三板市场你就死在那儿了,你没法交易给别人。这多吓人,本来流动性大家觉得自己聪明能退出来,现在没这机会给你。最聪明的人是根本不进你这场,你给谁啊。中介机构低落,现在之中介机构从券商到基金,大量的人员裁撤,基本上只剩三分之一,剩下还在考虑转行。股转系统上下也低落,走到今天干部也不稳定,三板上哪儿去,定位根本不行。还有加上一个低落地方政府低落。你看今天我们北京证监局陆副局长,股转系统的代表他们都来了,他们没法发言,你让他说什么。真到否极泰来,今天大动作也不能泄露国家机密,一点都没有他们还不能说泄气的话。

  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地方政府给三板市场多大的支持,是你做上市公司给你挂一个给你一百万。顺义区赵全营这样的地方政府都对本地多出上市公司充满期待,给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今天的中国三板市场是只有里边的人想出去,几乎就没有人想进来。所以今年预计新增三板市场项目最多也是2015年的五分之一,那一年是五千个挂牌,今年一千,恐怕都不会有。而且后边的退牌会成加速度的发生,凡是上了在这活不了,转移想上主板,还拖了一大堆的麻烦。

  你这去年底给了两个条件就是三类股东的问题,基金、信托等等,这些理财业务的很多钱当时以基金各种名义就进到三板来了。三板起不来,这些公司又要当股东给买了三板的股份。今天这些公司被这些基金、信托产品买了股票的上市挂牌企业想转板,那边不接收,说你不规范。三类股东有202家想转都不行,大家提意见,我也帮助给刘主席反映送信,说解决了。还要查到你这个业务背后每个自然人股东还要交税,都是以前没遇到,要不然不规范。实际上仍然步履艰难,你那不解决,这边好企业不敢上。最重要现在流失的企业都是三板的鲨鱼苗,所以今天你们寻找鲨鱼苗,三板要考虑的不再是证监监管部门像交易所那样的高楼大厦,有的是人来了。大家越来越对你失望,不愿意到你这来。已经挂牌的企业,特别是你的鲨鱼苗都出走了。新东方、孩子王好几个都好可惜,类似独角兽。

  当前的现状就是这样,大家都不容易,但是三板会死吗?三板是不是在垂死挣扎?还是说挣扎力气都没有了,我认为得辩证着看。所以我才提出拯救三板刻不容缓,这是从政治高度看的。发展三板市场直接融资就是基本国策,三板的名字叫什么大家回想一下。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现在的中国谁在为中小企业服务?你看主板市场,眼睛都盯着独角兽,我还没批过独角兽政策。好象排队也不排了,都是指定选美式的上市了,为了提高交易所竞争力。深交所还提高了门槛。三年一个亿,最近五千万的利润等等,中小企业培育这个市场到底怎么样,中国的金融问题到底怎么解决。为什么十九大报告、政府工作报告都要大提发展、直接融资,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这句话难道真要落空吗?没有新三板能叫多层次资本市场吗?没有我们的四板、五板,当时所设计的难道都要落空吗。

  中国的直接融资和发展资本市场是当今化解中国最大的问题,金融风险的一项国策。银行出了这么多的问题,又黑天鹅、又灰犀牛,他们心中有数,日子过的不安稳。这么多钱,房地产的问题压制了。你不压不行,那地方又引发另外一个问题。

  我们现在都去搞ICO、比特币,一波接一波,这不是国策。到处是风险,你不信你看着,唯一的正路就是发展到资本市场来。领导担心你这房子问题,因为我们票这么多,是根源。中国央行是世界第一大行,很大程度上是绿票子导致的结果。这么多绿票子进,不印红票子行吗。可是绿票子我们又怕贸易战、汇率,绿票子出走。我们不愿意让它进房市,不让它搞比特币、ICO,钱总得消化,你不消化这是个大事。只有资本市场是正路,直接融资是正路,嵌套导致的结果一百万亿、八十万亿,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是你刚性兑付你要给人家保本付息,我们手机上天天买这些产品好象没事,但是只有我们政策制定者、监管者心里最清楚,这个黑天鹅,我们还感觉不到一个两个银行兜底,系统性爆发大量嵌套你能兜得了吗?2019年全部取消刚性兑付,他敢吗?不要为了控制风险再引发风险。

  唯一的资本方略就是振兴股市发展资本市场,引到这来大家风险自负,清楚。股权类的融资是正路,仅靠沪深交易所能行吗。我参与整个30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设,最早证监会的报告我就开始写,一直在提交易所的发展问题。但是今天三板发展的阻力,就在监管系统内部,既不是上边中央领导也不是下边黎民百姓。

  我在想还得说客观研究,三板去年一年的稳,以至于稳到不动,不呼吸了,是因为过去的一年太敏感了。你们看十九大,高区长你们这些人可能比陈昌智委员长,比学者体会更多,你们这一年怎么过的。没把握的事情敢干吗,三板到底活好还是稳一点好,稳到什么程度,谁好把握?你这就在北京,你看深沪交易所一会上窜下跳,能控制住吗?你们这还无门槛,老百姓来几个到证监会门口去。十九大报告确立了习主席的核心定位,习近平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刚刚开过两会,我们完成了修宪,把习近平思想写进宪法。这种大背景下倒不是我预言不准,主要客观环境太敏感。往后看,不管是习主席的核心地位,党中央领导还是习主席的经济思想都得发展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最高端的资本市场化解金融风险,这是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恐怕敏感时期没有那么敏感了。但是现在反面的一个问题又来了,三板如果这样下去的政治风险会发生,中小企业融资任务你没有完成,老百姓民怨沸腾,三板要搞死?恐怕这件事这么多党中央国务院听汇报,哪个说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第一个想到的是三板。那深沪交易所大力发展干嘛?他们存在20年,谁敢让三板死?无人敢让它死。三板今天表面的濒死是假象,我们必须要看到资本市场是按照习近平思想进入新时代,化解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和物质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基本矛盾的实现中国梦的第一块中国基石。你财富从哪儿来?我们要清楚没有这些金融地产和实体经济的相互呼应,每个人在座想想,北京顺义怎么今天就富起来了?这是一次国际分工对产业链高端的制造,是中国按照习主席构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占领的市场。这项战略的决策我想不要说我们这些人都能想到,那恐怕比我们高的部级领导他们个个都得想到吧。

  所以三板正在孕育一次较大的机会,今年是不是会有较大的动作,这只是一种感受或者说一种突发奇想也不一定是。我昨天跟我一位分管部门的朋友讲,今天有个三板品牌峰会让我去讲,你觉得讲点什么好?人家什么都不说。他说纪鹏我就跟你说讲点哲学问题就行了。后来我昨天晚上一晚上在那睡不着觉想,哲学问题。哲学问题不就讲否极泰来还有平衡发展。所以否极泰来也就应了,我刚才谈了三板濒死,但不会死,这可不是简单的经济风险,政治家的政治风险。

  这个平衡和失衡问题,我想从这么几个角度阐述观点,哲学问题。第一个不平衡,新三板发展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不平衡,你建立这么一个市场的目的是交易,如果你论定不是一个交易场所那就完了。我们到这儿来干什么来了?一级市场,二级市场没有一级市场就成了无源之水,一级市场没有二级市场这条河流它就不能流动,它就无水。后边的水进不来,里边的水出不去。一二级市场失衡缺的是交易,缺的是二级交易的环。这个交易制度是什么?新三板说是做市商,现在做市商出了严重的问题。你不让我们搞集合竞价,你光让它搞一级市场,他搞起来吗。你买一个不上市不挂牌的股票,你无法还手无法跑出去,你买吗?不买。这是第一个哲学,我在想失衡。

  第二融资和投资失衡,你就在这融资,你不考虑投资者的心态和效应,你这是失衡的。

  第三来这里的人承担的风险和他的收益失衡,现在进来全是风险。

  第四个失衡,你的规范和你的发展阶段失衡。现在新三板不给你交易所交易各方面的政策支持,用上市公司的规范去要求。你看处罚、披露制度跟上市一模一样,企业到这来你不给我好处,给我各种要求比我自己不上市要严得多,我还得多花钱。重要的是出一点问题现在证券公司就挨罚,证券公司挨罚很多都是因为三板挂牌的企业,结果导致他们被罚款比他们收益的钱还多。来三板这里的风险和收益,你要说你有风险你高收益也行,不均衡。你要求在这么一个阶段根本不是交易所的挂牌公司,你非得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去弄它也失衡。

  第五个失衡就是制度供求和供给失衡。制度的需求和制度的供给失衡,三板你给他分层,玩这么多层次,你有什么差别,你没有制度性的差异政策供给。你要给创新层来个集合定价,让他探索试点,人们只需要看到希望,就会在这里坚守。现在是没有希望,没有一个点让大家觉得能看到希望。你又分层,最核心的问题,当然我们说的三板不市场化的要求和现在的股东分散度也是失衡。你交易的就需要分散化,需要众多的投资人,但是你现在现有股东状况也是失衡,原因是没有政策性供给。现在三板两个股东的挂牌公司724家,三到十个股东的4450家,十到五十个股东大概是4500家。你看这一万家,九千多家股东人数很少,股东少你就交易不起来。为什么?都是原来你挂牌带过来的原始股东,都想到这发一笔财。现在二级市场股民都看到了,我才不给你们托盘,你们买的价低,市场又死。所以不会有新的股东进来。当然更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大家认识上觉得我就是不想让你们进来,这是无门槛的上市公司,进来风险太大,所以谁进来得拿五百万,又导致另外一级500万门槛别人也进不来,有限。

  六个失衡,一二级市场失衡,融投资失衡,风险收益失衡,规范发展失衡,制度需求预制度供给失衡。没有差异化政策,最后功能失衡导致三板的生态失衡。所有功能不具备,所以三板的生态就严重恶化。这个环境里边从三板的管理者、经营者、员工也在流失,股转公司,投资者、中介机构加上挂牌企业。生态如果恶化了,就像我们顺义区今天是碧水蓝天,如果这里边都是沙尘污染,你要治理不是三五年,老说股民记吃不记打,三板问题不是简单政策能解决的。

  在这里边我想必须要采取措施,三板的问题现在我们再谈转板,绿色通道,集合竞价显得不是哲学问题。你们今天不解决认识问题,简单的降低门槛,恐怕不够,我理解是这个意思。怎么解决哲学和认识问题?

  首先得监管者教育,长期以来是投资者教育,搞不好根本原因是教育者应该首先受教育。第二天打电话说我真的发了,我本来说是开展监管者教育,写成开展教育者教育。现在都是他们教育者教育投资者,这个市场应该教育发行者,中介机构、交易所、挂牌公司,现在又再进一步监管部门要提高认识就得接受教育。什么教育?就是十九大,习近平经济思想的教育。资本市场就是中国梦的第一块基石,你无论如何要大力发展金融直接融资化解金融风险,一切金融矛盾都可以在股市的多层次市场发生。

  第二点也要开展深沪交易所,不管怎么说北京的股转系统也是一娘所生的三个孩子。不能老是看着老三不顺眼,处处不给政策还要攀比,我觉得这一点首先是在交易所直接分工,现在大家倡导是三板挂牌企业往香港挤三板挂牌,企业要找出路,在香港挂。香港在两位杰出大陆的金融专家,充分开展合作,他们原来都是我们内部的专家,现在他们一出去,一熟悉我们内部的打法,他们又有市场,香港那个环境的优势。一切以服务的姿态把振兴香港故事的各种难题都在化解。比如说全流通问题,下一我们民营企业到香港挂牌都可以。这个月已经是三家民营挂牌H股企业进行试点。中国民营企业都在跃跃欲试,港交所大有通吃的感觉,我们这还高枕无忧,这么多企业到我这上市,给谁上难?这样的局面我想中国证监给交易所的合理的分工,既然你三足鼎立,就要让我们生存。

  三板的定位,核心问题,三个层次基础层的协议转让,我们做市商制度限制的太死,一到券商,一百个券商面对一万个企业,怎么供应得了?急需由看到三板和基金业协会全面合作,私募优秀企业进入做市商队伍。做市商队伍只有壮大了才能解决中间的盘剥问题,腐败问题以及我不这样做就不盈利问题。另外要把公募基金逐步引入到三板来,要有公开发行,要不然股东太集中。

  最后要研究三板的交易制度,以做市商制度完善为主,区别深沪交易所,但是你要给他精选层、集合竞价、连续型转让的试点,哪怕你指标限制他。两地,分别挂在两个老大哥指导下,总得让新三板鲨鱼苗有几条鲨鱼。要么就走,要么死亡,三板怎么搞下去呢。要不要降低门槛?风险不风险是相对。新三板我这边没门槛,担心你们有风险,所以提高到五百万,不让没钱的人进来,这不成功。反向思维三板,适当提高点门槛,你看那些企业人家批评不让你降低门槛就在这,你提高点门槛,不能一点门槛都没有。尽量筛选一帮同样这边阻着我们很多人进不来的三板门槛往下降降,你缺哪头补哪头,你不缺烂企业,你缺对好企业有吸引力的投资人。拟邀降低让投资人进来,活跃。

  最后结论我个人觉得如果按哲学的思考,我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我相信从政治的考虑2018年会有动作,至于是大动作、小动作,一定是要解决问题的动作,不要再是去年底推出那两项推出来,效果不佳的政策。当然最后我还是得表达对赵全营的尊敬,这是你们给了我勇气和信心,走上今天的讲台。我希望明天你们仍然新三板加速器的名字牌子还能继续挂着,谢谢。

TAG:刘纪鹏 新三板品牌峰会 品牌联盟

阅读心情

  • 高兴0
  • 感动0
  • 同情0
  • 愤怒0
  • 搞笑0
  • 支持0
  • 超赞0
  • 流汗0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中国官方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