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其他 > 2019北京产融合作与创新发展论坛

《产融合作——当代金融价值与新经济动力》高峰对话实录

日期:2019-05-30  浏览:477  来源:品牌联盟网

对话二现场.jpg

《产融合作——当代金融价值与新经济动力》高峰对话现场

  主持嘉宾:

  刘纪鹏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

  对话嘉宾:

  Bruno Macaes  葡萄牙前欧洲事务部部长、经济事务专家、哈佛大学博士

  管清友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博士后、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

  周德文  中国产融经济研究院院长

  刘伟    国投创合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总经理

  李雪松  中交投资基金管理董事、总经理

  张金生  启迪控股副总裁

  戴秋生  光大金融租赁副总裁

以下为对话实录:

  刘纪鹏:谢谢,主持今天这个论坛非常难,对产融结合和创新这个话题我不太好把握,我们台上八位嘉宾只有40分钟时间,平均每人5分钟,我们每个人的发言有两个内容,第一个对这个话题的理解,第二个无论如何要给顺义留下一两建议。如果没有的话,赞美一下也可以。每个人可以掌握自己的时间你可以一次用掉五分钟,也可以分开用,由大家掌握。

  因为时间太紧,我第一轮先谈三分钟。产融结合问题,这个话题非常引人注目,现代金融,我们现在已经把它理解成两个部分,一个是货币金融,一个是资本金融,货币金融就是以商业银行为主导,货币市场为基础的间接债券融资体系。今天我们见到台上大部分金融界人士是以银行为主的,但是资本金融就是以投资银行或者是证券公司为主导,以资本市场为基础的直接股权投融资体系,所以这个市场就引出资本和货币的两个内涵,投资是赚不到钱的。

对话二刘纪鹏.jpg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

  因此,产融结合,我认为主要是跟资本金融的结合,第一个层次涉及到我们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新三板和顺义的关系,多元的金融产品,包括期货期权,股票债券。

  第二个层次就是非商业银行的另类期货,非商业银行的金融机构,我们看到光大的融资租赁,管清友过去是民生证券的首席经济学家,特别是中交基金,还有国投基金,这两家中交基金非常有名,我们中国别的第一我不讲,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是世界第一了。所以在这个领域里面我想各自都没准都能跟顺义金融概念结合。

  第三个概念,我说的这七类我再表达一下,信托、证券、基金、保险的应用,融资租赁、财务公司,还有期货等等。我想把这个概念明确,我们从各自的角度再谈产融结合,可能就会容易一些。

  第三个方面我们理解资本金融就是公司金融,产融结合就是从这来的。如何以产品经营为提议,以资本运作为用。所以产融结合里面是不是说产业今天,我想能够得到金融最好的扶持就是办金融,起码在资本层面要上市,所以这里面大家不妨谈谈顺义区怎么能够呼吁我们的上市公司等。

  大家围绕这个概念在短时间内集中话题,观众能听得精彩,另外东道主也可以受益。接下来请我们金融界的青年才俊管清友谈一谈,中央政治局今年两次学金融,因为我们光有高科技不行,高科技再强大是陆军,我们没有智库圈,价值链上不发展不行,所以我们现在要想把控制权金融搞起来,高科技搞起来是相辅相成的。但是现在商业银行,我们其他金融一出来他们说是引发泡沫问题,所以你怎么看这个问题?我们面对如何发展资本金融,产融结合,又怎么和现有的体制能够突破它?你有哪些建议?这题稍微难了一点。

  管清友:我今天有点感冒,尽量简单一些。刚才刘老师划分的很清楚了,其实现在基本上是货币金融和资本金融两大维度,但是我们还是习惯于货币金融的这种维度,或者是习惯于间接融资这种方式。我们证监会主席大多数是来自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的人特别不服气。

对话二管清友.jpg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博士后、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

  银行搞的是货币金融,我们传统货币金融体系里面你可以看到,刚才我们几位银行的老总也提到这个问题,即便是搞离岸金融我们用管国内银行的办法管离岸金融业务,无论是在传统的货币金融领域里头,还是在我们现在大力发展的资本金融领域里头,其实我们都存在着一整套从政策到监管,到理念,到实操方式跟不上时代的问题。产融结合就是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顺义这个地方是产业兴盛,现在需要金融服务的时候。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服务?这里头既有传统的间接融资,货币金融。当然也需要越来越多的资本金融这个维度,是直接融资的维度去做。

  这里头确实是很难,从地方政府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短时间寻求最匀速的,最便捷的金融服务手段,服务方式是无可厚非的,今天签约的大块头都是商业银行,非银行商业机构是少的,规模远不如商业银行,从地方政府这个角度来讲是无可厚非,从国家金融业发展这个角度来讲,资本金融这块确实是一块短板。我觉得不是说股市搞不好就是因为我们不重视股市,是因为理念,操作方式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差距。从顺义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还是要充分的利用资本金融的各种手段,不光是娴熟的和银行合作,还是要更多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合作,可以说商业银行能做的事,非银行金融机构也可以做,甚至更便捷。所以我提这么一个,在顺义今天的场合下,顺义在产融结合维度上要重视和学会应用资本金融的手段。

  刘纪鹏:第二位发言是周德文,周德文的单位是中国经济产融研究院的院长,名字是叫出来,不知道你对我跟管清友刚才谈到顺义建议它更多的和资本金融结合,你是否认为金融业是银行业的夕阳产业,所以我们国家的转型才提出必须要从银行的间接融资向我们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股权融资转型,这样也是让我们银行从始终困扰他们的金融风险里面走出来的一个重要的,我们叫偏失支持的捷径?

  周德文:各位好,两位教授刚才都阐释的观点我很赞成,产业发展确实需要资本的支持,不仅仅需要金融资本的支持。我来自浙江,研究民营经济,民间资本,自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越来越缓了,从14.2,现在下行到只有6.5左右。那在这个过程中,各地产业的发展都遇到很多的困难瓶颈,要使产业更加健康的发展,一个要发展增量,培育新的产能,另外一个要激活存量,不管是培育增量还是培育存量都需要资本的支持。还有我们金融资本,直接的资本,间接的资本对我们产业重新洗牌也好,培育新的资本也好都要发挥作用,才能使资本健康发展。我觉得顺义非常重视金融跟资本,助力我们的实体经济,助力我们产业的转型升级。

对话二周德文.jpg

中国产融经济研究院院长周德文

  那么我提一个建议,我们要关注民间资本,发挥民间资本的力量,可能是我来自浙江的原因,在浙江我们依赖的更多的是民间资本,因为我本人的研究,开玩笑说是三民主义:民营主义,民间资本,民间商会,在我们浙江民间资本我觉得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在浙江,特别是温州,我们改革开放几十年来,在之前我们国家没有对温州有一分钱的投资,或者说投资的很少。但是依靠民间资本我们把产业发展起来了。

  我建议顺义应该更加重视民间资本的力量,能够引领民间资本向顺义集聚,在产业发展中发挥应该发挥的作用,谢谢。

  刘纪鹏:谢谢周德文,接下来Bruno Macaes先生,也是葡萄牙前欧洲事务部部长,哈佛大学的博士,我不知道你对我们今天的话题,从国外的角度有哪些给我们的借鉴意见呢?

  Bruno Macaes:非常开心能够来到顺义,那么我觉得在这个地方能够去办我们的金融中心是非常好的。之前我在葡萄牙的时候我也非常关注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金融的合作,我一直觉得欧洲相比于美国来说是更传统的,也是更好的金融选择。


葡萄牙前欧洲事务部部长、经济事务专家、哈佛大学博士 Bruno Maçães

  现在中美之间经济的对抗和竞争非常的激烈,那么欧洲甚至都没有名字。我觉得现在问题就是传统的银行产业特别的传统,那么他们会更倾向于去选择一些安全的选项,他们对于这种大胆的设想和大胆的方案都不是非常感兴趣。不管是股票,还是VC等等,其他的这种资本方式。作为一个新的金融中心的话,我觉得应该大胆去尝试一些新的金融方案。

  如果说我们去放眼看全球贸易的话,它转变的速度非常快,如果说我们分板块来看产品,还有服务、品牌等许多,比方说无形的资产,比方说品牌,还有知识产权,可能它占总体的收入当中只占4%的比例。那么贸易的话,我们全球的贸易和传统的贸易已经有很大的区别,现在82%的我们全球贸易都是和科技有关,包括科技本身的创新和科技相关的这样的产业,我觉得“一带一路”倡议是非常好的一个例子。

  现在如果我们来谈一下贸易的量,贸易规模的话,我们就必须要谈到我们的金融服务,现在的金融服务和15年前的金融服务又有很大的区别。现在不管对科技,基础设施,有形的资产还是无形的资产进行投资的话,你投资的方案和投资的思路必须转变,关键是如何去做这件事情。我觉得VC为了私募等等多种资本的方式,我想说这种新的模式要确保,不要遵循传统的金融模式,你需要考虑到今天的模式之下,今天这样的金融环境之下来做出模式和方案的选择。

  我们要知道现在很多经济的关键是知识,之前我听到说对于教育行业的投资,教育其实是一个很占空间的行业,我个人觉得教育方面的投资还远远不够多,现在在这样的一个投资领域,可能监管和政策等都不太完整。

  所以我觉得对于未来的一个,比方说我们这种新的投资和新的想法的话,可能我们的政策也要逐步的去跟上。以上就是我想说的一些主要的观点。

  Bruno Macaes:其实和我们在欧洲和美国的区分不太一样,其实有时候我们在做贸易的时候很难去区分它具体是哪一种,更多的情况下是两种的结合,对于我们来说,比方说更多的一个区别标准就是我们是对于基础设施,或者是传统的建造进行投资还是对于知识进行投资。

  刘纪鹏:谢谢Bruno Macaes先生。

  刘纪鹏:下面是央企的投资,一个是国投,还有一个是中交基金,实际上今年年初对于我们金融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国务院国资委召集了97家企业开了产融的研讨会,我们97家央企里面有68家是有金融牌照的,有43家是有金融控股公司的,就是不只一个牌照。现在我们认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最好方式就是要允许我们的央企办金融,我不知道两位今天是不是也从我们这个角度阐述一下。

  首先我请刘伟总,国投创合国家新兴创业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刘总讲一下。

  刘伟:谢谢刘院长,我正好给大家介绍一下,呼应一下刘院长刚才的介绍,国投应该在央企里最早从事产融结合的集团之一,是1995年成立的时候我们讲主要做实业投资,等到2005年的时候国投就开始进入金融业务了,目前为止我们除了没有控股的银行,其他的金融牌照是全牌照,目前金融管理的资产是将近1万个亿,实业资产是5000多个亿,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尝试。我们有自己的证券公司,IC证券,我们有控股的公募基金国投瑞银,有自己的信托,国投泰康信托,我们这些金融机构都是紧紧围绕着实体经济来服务的。这块时间原因我就不展开了。

对话二刘伟.jpg

国投创合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总经理刘伟

  我介绍一下国投创合,国投创合是一家根据国务院批复的国家新兴产业引导基金方案设立的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同时我们也是一家顺义的企业,当时在2015年设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时候,顺义非常重视,也非常支持,也给我们提供一些出资,包括政策上的优惠,所以2015年我们这个基金就落户到了顺义。在这三年的时间,这个基金当时的出资是180个亿,因为它是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我们累计投资了60家VC,通过60家VC,大家已经投资超过120家创新型创业企业,就像清科介绍了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健康、新材料、节能环保这些领域。我们前段时间做了一些统计,应该这么讲,大概有80家芯片企业,有60家的人工智能企业,其中还有100家新药研发企业,在研发的新药有近100个,其中上临床的有35个。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适应产融结合。

  我们180个亿引导基金来源其中有一半是我们银行提供的,目前是遇到一些障碍,我们前段时间跟刘院长在基金业协会内部研讨会上也沟通过这个事,总体来讲,产业基金,VC,包括引导基金是很好的一个产融结合的一个很好的中间的纽带和桥梁。

  与此同时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给顺义这几年引进了包括IDD在内的七家VC管理机构,下一步,我们还把经纬中国知名的管理机构带到顺义,与此同时我们在顺义还投资了车和家等一批直接投资实业的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顺义区政府的大力支持。我想这块下一步我们也加强和顺义区的合作,这是我想说的第二点。

  第三点我想说目前来讲,中国的金融市场是不缺钱的,主要是货币金融这一块,的确现在问题就是我们也看到了直接融资的比例太低,股权融资比例太低。制度上的障碍还是天然存在,传统金融涉足于非典型的金融,或者是非传统金融,它实际上还有很多的障碍。我们觉得中国这个市场不缺钱,但是中小企业现在融资难融资贵,尤其是创新型企业,轻资产的企业,它的融资,无论是股权融资还是债券融资现在还有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整个行业也好,监管层也好,从业人员也好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开拓,最终实现金融能够实实在在脱虚向实,金融能够实实在在的服务我们整个国家的创新战略,服务我们国家的强国战略。

  刘纪鹏:讲的非常精彩,没想到我们央企给顺义做了这么大贡献。

  产融结合当中如何把握央企跟金融结合当中的态势,我们现在国资委有两个大金融,要办第三家,国鑫大家都知道的,是四五千亿的货币基金,支持央企的改革就是国有投资和资本运营公司,还有一个统称,一个是投资公司,一个是运营公司。

  刘伟:国投是第一批叫国有投资资本试点,是中粮和国投,你说的那两家是国投资本运营公司。

  刘纪鹏:还有最近我们搞军民融资,军产从部队划过来之后到国资委两万多亿,又要办一家融通,我也希望这个信息能对顺义区有所启发。接下来请李雪松李总中交投资基金的总经理,也是我们国资委央企的骄傲。

  李雪松:谢谢刘院长,咱们区里面选择这两家央企非常具有代表性,一个是国投从产业投资方面也是咱们国有企业第一家也是规模最大的,来自中交节,作为实业的交通领域,也是被国资委认定为投资控股的试点,八家建筑企业里面就我们这一家是。中交的国投都是央企,但是两个的做法是产融结合也是一个典范。

对话二李雪松.jpg

中交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李雪松

  作为交通建设来讲,做几秒钟的小广告。刘院长也非常支持中交,我们现在是陆海空,大交通的概念已经全面形成,同时也走向了在海外的排头兵,中交是四路一战,在各个国家,167个国家有我们中交的办事处,包括习大大去的几个港口都是我们中交实施的,代表中国建筑领先的企业走向世界。

  同时在产融结合方面,因为基金公司成立了五年,投资的项目也占了中交的,我们是万亿投资规模占了三分之一,是刘总代表了我们产业金融提出一些想法诉求,所以也恳请刘院长帮助我们产业金融,产业资本呼吁一下,我们生活在夹缝的过程中,比如说清科在展示的排名当中看不到产业金融的地位。PE、VC、证券,没有产业金融,我们很另类,但是我们的规模很大。比如说我们现在,国投刚才说他的规模,中交基金这几年投的也是3000多个亿,同时我们跟顺义有关的除了产融结合的,我们做临空产业基金,在上周末的时候我们签了一个300亿的临空产业基金,做临空产业的导入,园区的开发这方面。

  同时我们在智慧交通方面也是蓝色产业基金,包括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的投资,都是真正的股权基金。在创业投资方面,中交自己掏10个亿,成立了10个亿的双创母基金。第一个子基金是10个亿,也是近期准备要成立的,投资这些跟交通,北斗等等科技上下游相关联的,这是有别于主业的也是主业向上下游扩展的企业。这三个基金加起来有400多个亿,有的也会落户在顺义地区。

  这些基金我们在设立的过程当中,在基金的募集过程当中,包括找到政府支持方面,其实还遇到很多的障碍,在基金业协会里头我们经常说叫做先募后备案,这让我们挺头疼的一件事。

  另外我们这基金也是分期募集来的,比如说我第一次募集10个亿也好,20个亿也好我们把这个基金募集完了,然后分批投。跟它有本质的区别,我们都是项目来的,一批一批做,跟大规模的PE,VC有很大的区别。我们也呼吁,针对产业基金能不能形成一个专业型的委员会?因为央企干的全是这个,在这里头没有我们的话语权,没有我们的呼声,这是我们的期望。谢谢。

  刘纪鹏:确实很人让激动,未来选什么样的行业产业,交通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刚才等于提到了智慧城市的概念,我们电动汽车以后5G再来,交通跟金融的结合,产业领域太大了,你们中交是世界老大,所以在智慧城市方面,特别又有临空港等等,想像空间太大了,顺义区政府也没有想到这次谈话在这么短时间可以谈这么深入,这也是我历次论坛没有见到的。

  我也很激动一个我是国务院国资委的法律顾问,还有两年任期,我在这里呼吁产融结合,第二个我也是基金业协会的委员,你说的这事我回去就办,洪磊也是我们商学院的理事。在基金里面把产业协会搞起来。最后留一句什么给顺义,要点条件也可以。

  接下来请张金生,启迪控股赫赫有名,他们没有前两位的产业背景,但是他从金融的角度谈产融结合,大家给一点掌声:

  张金生:跟前面比起来我们属于小资的,因为我们原来创始总裁徐井宏也在,他带领我们把科技金融领域做的非常好。今天讲产融结合,其实科技产业就是产业结合重要的载体和重要的实践案例,因为最早成立公司的目的是建清华科技园,在全国各地建了很多园区,园区建了以后载体聚集了大批高科技企业,高科技企业如何发展的更好就需要刚才各位嘉宾所提到的,不论是银行的支持还是后续股权投资的支持,其实我们的载体,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要实现产业和金融的合作。我们很重要的工作是如何把企业更好的推荐给银行,让银行以债权投资的方式能更好的支持它,解决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会做很多的信用背书、信用推荐和数据提供。另一方面,我们很重要的方面是自己设立了股权投资,因为我们的企业对它比较了解,我们会以更近的眼光、更了解的方式对它做股权融资。现在很多银行,凡是能想到的国内大银行都愿意跟我们形成战略合作,为什么?因为我们投了以后,它可能就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就可以放贷,所以投贷结合也能够更好的促进对产融的结合。

对话二张金生.jpg

启迪控股副总裁张金生

  所以我觉得如何更好的实现产融结合,尤其是对科技型企业,其实是要大力的发展我们所从事的科技服务业,这样就能够更好的把产业、把金融,尤其是股权投资和债权的融资紧密的结合起来。

  刘纪鹏:接下来这个得隆重推出,产融结合刚才大家听的更多的是产这边怎么融合?接下来是光大金融租赁的戴秋生,他将从融这边怎么想产融合角度来谈产融融合。当然我也得说一句,我和光大非常结缘,我当了光大金融租赁大概有六七年董事,前面是光大证券,今天光大银行领导也在,后来让我到光大银行,我舍不得这边,就拒绝了光大银行。产融融合也一样,特别是金融结合大有可为,尤其前两天刚刚谈飞机租赁的业务,我第一句话就问有没有租波音737MAX,还好我们租了两架没交付,没大损失。接下来请戴总发言。

  戴秋生:谢谢主持人,也谢谢主办方的盛情邀请。

  我作为光大金融租赁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确实跟主题比较契合。应该说租赁这个业态是产融合作的典型业态。我想就光大金融租赁的体量,我是代表着整个租赁行业,所以我感到责任重大。

  今天有银行刚刚签了那么多约,这都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融资的主战场,有证券、基金,租赁作为一个新业态出现,它确实在国际上是仅次于银行信贷、资本证券之后的第三大融资渠道。

  因为在国际上航空、船舶,也就是航运、医疗器械、印刷、造纸、高端制造、智能制造,一切以重资产为依托的行业、产业都离不开融资租赁。

对话二戴秋生.jpg

光大金融租赁副总裁戴秋生

  干什么、吆喝什么,前面简单的就说一下我对产融合作所在业态的体会。再说几个观点:

  第一,产融合作是天经地义的命题,经济和金融的关系早有定论,产融不合作,产无法发展,融失去了依托,我觉得不是我们该讨论的话题,它是一个天然的命题。之前给的话题叫产业金融,我想说什么呢?产业金融不完全是产业的半金融,实际上是引导所有的金融更有动力、更有活力、更加有渗透力的为各个产业提供最佳的金融服务,这应该是金融的使命,也是作为金融的担当。如果说产业都半金融,容易造成一定程度的脱实向虚。比如说央企,97家央企它都是银行争相授信的大户,上千亿的授信很容易获得,如果获得这些授信,大家有条件、没条件又回过头来看金融,是有一定的脱实向虚的嫌疑。当然,有条件的产融结合,包括国际上成功的产融合作,像日本,也就是资本论讲的最后形成金融寡头,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高度融合,这是另外一个话题,这是一个想法。

  第二,回到租赁,其实它跟产业的合作是租赁的本源和担当,但是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大量的租赁公司做着准信贷和类信贷业务,这是迷失了方向。现在监管部门要求租赁公司回归本源,回归到租赁的本来业务结构,虽然我们可以通过直接租赁、回租赁来解决各个产业资金需求。

  最后,我还是应该为主办方、为顺义提一点我个人的观点。顺义空港融资租赁产业园应该有租赁业的后发优势,发挥好,为什么这样说呢?到2018年底全国的租赁公司总数是11777家,其中69家金融租赁公司,还有11708家融资租赁公司,比较好的状态是2018年6月份都归到银保监会一家监管,将来是一个口径、一套标准、一种融资监管体系。

  这样一来,我提三句话:1.围绕一个中心打造最佳的营商环境;2.抓住两个机遇:一是1170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归到银监会统一监管以后有一个统一的梳理和再造的过程,这是机遇;二是央企金融板块大整合的机遇,也会带来金融业态的大流动;3.抓住三点:把难点、焦点、痛点。难点是融资租赁资产交易,焦点是资本变动过程中的手续,痛点是大量的生在北京经营。而总部注册地在天津、上海等其他外地的,我们的人才引才引资,人、车、房的问题都是痛点。只要解决好三点大有作为,谢谢!

  刘纪鹏:秋生成功的把5分钟都用完了,大家听出点味道了吧?我喜欢挑拨离间,金融界说你们产业不要脱实向虚,我们这边就认为,我们半金融才是金融为实体最好的服务,当然这之间,央企效益不高,也跟长期不办金融,大客户把利润都留给银行,所以银行利润那么高,央企利润低,这里边也有关系,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在当前中国金融要崛起走哪一条路的问题。当然这个话题顺义区是不是安排一次论坛,让产和融结合,他们从分别的角度谈各自的观点,看怎么挑他们的关系,然后把问题引向深入,这也是当前中国金融政治局路怎么走的问题,就是资本市场怎么发展。

  感谢主持人顺利在40分钟之内结束本场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