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长明:中国企业必须建立国际化品牌

日期:2016-12-18  浏览:811  来源:品牌联盟网

闫长明.jpg

加达国际投资总裁、欧美同学会加拿大分会会长闫长明

  品牌联盟网讯 12月18日,2016品牌年度人物峰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隆重举行。政府领导、联盟领导、企业家、专家学者、媒体领袖、品牌经理人等上千人出席了本次活动。图为:加达国际投资总裁、欧美同学会加拿大分会会长闫长明发表主题演讲。

  闫长明:

  尊敬的主席、尊敬的王永董事长、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各位学员大家下午好!

  今天非常高兴随大家一起参加2016品牌年度人物峰会,非常有幸在上午分享了各位专家、学者光辉的经历和在品牌建设上所做的贡献。我非常有幸结合我自己的工作实践,给大家提供一些案例,让大家一块来解剖中国品牌国际化的问题上,我们能够共同探讨,共同学习,把中国品牌走向世界。所以我今天的报告主题是品牌国际化。

  我给大家简单分享一下我的历程,我曾经希望我这一辈子做一个很好的科学家,当我走上清华大学的时候,我励志把自己的学问做好,做一个好的学问,这是我人生目标。当我到加拿大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的水平并没有比我在清华大学学的高多少,他们的成果并没有比我在中国科学院的时候成果高多少,但是那个时候的社会环境比我们中国应该说有比较大的差别。

  我记得我到加拿大的时候,1992年刚刚邓小平南巡,给我们国家指明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作为一个想做学问的年轻人,在那个环境里面,最想知道的是怎么才能让我们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富裕起来,让我们不亚于他们的情况。2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包括品牌联盟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这么巨大的背后里头,是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追求品牌人所做的努力。那么我跟大家分享这个历程过程中,也给大家做一些简单介绍。

  当年我回来就是希望能够把我在加拿大学到的科学知识和科学知识以外的先进的国家的理念,它的发展、人文、社会环境介绍给中国。这里面似乎没有多少科技含量,但是它的国际发展,国际视野对于今天来讲是越来越现实,越来越重要。我94年回来,正好是我硕士毕业回来开始创业,赶的机会非常好,当时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之间重新确定友好关系,加拿大政府组织一个庞大政府代表团,我当时作为学习会主席,很有幸作为学生加入这个团体中来。回来除了搞我自己脱硫环保,我是搞化工,雾霾始终是压在我心头的雾霾,需要我们做化工的人解决,大家知道雾霾这个事不是化工的问题,有很多管理问题,很多社会发展问题,很多不平衡的问题,综合问题的解决要有综合的办法,我回来就创办了这个加达公司。

  还有特别好机缘,我回来之后国内发展什么样,国内事业怎么搞,我拜访当年出国之前的好朋友北大的俞敏洪,他自己也在创业,做一个新东方的小学校。我拜访他的时候,他的学员已经比在座规模还要大,已经在大礼堂讲课,800人、1000人都在学托福,学GIE。在国家开放的环境下争夺年轻人想了解世界,关心海外,俞敏洪见我说你回来太好了,你搞你的脱硫技术,同时能不能分一些时间到我这课上给大家讲讲海外,托福不让你讲,GIE不让你讲,你讲讲海外。我说海外讲什么?他说你讲讲海外怎么选课,留学生怎么争取奖学金,怎么找到好的工作,怎么获得好的发展,这个题目这么高大上,我也想知道。你给大家讲讲海外如何生活,如何生存,如何打工。我突然意识到作为一个人,他考虑的方面是多种多样的。就像我们一个北漂到北京面临问题完全一样,有的很不容易。有的也不是那么不容易,中国人勤劳勇敢可以做起来的。中国最早我开创了出国咨询,面对是几百号人,大家看到如今新东方每年培养上百万的年轻人去学习托福、GIE。每年有居多的人去海外留学。

  我给大家报告另外一组数字,我当年到加拿大留学的时候92年拿到学生签证是不到500人。当我做欧美同学会秘书长的时候,也就是在10年前留学到加拿大一年是5000人,今天我作为欧美同学会加拿大分会会长每年留学加拿大将近4万人。从92年改革开放的500人到今年的4万人,涨了七八十倍。我所在的欧美同学会大家知道是党和国家留学生的组织,现在92年改革开放到现在留学创业的大数是400万人,200万人已经回来,还有200万人在海外。我所在的欧美同学会由各个加拿大的大学校委会组成,一共20多万人。20多万人做什么呢?能做很多事情,就像今天台上几位张首晟先生,我很荣幸在我的同学会兼海归创业学院执行院长,还有我们的名誉院长王石,院长是徐小平真格基金,原来新东方合伙人之一。这些海归带回新的理念,带回了新的科技,带回了很多玩法。这些玩法是以前没有,互联网是这些人带回来的,90年代的时候一批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搞互联网,比如说张朝阳还有邓中翰、李彦宏都是欧美同学会佼佼者。

  还有一类人在另外舞台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带来风险投资,带来资本的玩法。在座几乎有一半给我递名片,这投资公司,那投资公司,全是投资公司。至少大家已经看到这个社会所有东西都已经跟资本结合。这些东西跟我们品牌是什么关系?我给大家逐一汇报。这些东西我不再讲,这是我自己发展历程中逐渐从一个搞科研的人搞到了很多国际化的讲座,2002年的时候,你能不能利用你的海归优势把更多的海外企业介绍给中国,我和加拿大公司和清华大学联合搞培训中心。那时候是最早的总裁班,主要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工商联,让我们在座的企业家,有很多已经是我们优秀企业家了解海外,那是2002年对国际化的程度了解还不多。那个时候我们还停留在两头在外的情况。

  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提出一些问题供大家思考。企业原来你不考虑走出去,现在这个问题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认为离你还有多大的距离?你是否考虑资产配置?我相信这个配置比十年前、比五年前甚至比去年这个问题都严峻很多。北京一套房子是增值还是贬值,未来会增值还是会至。你的存款,你是用人民币存的还是美元存的,未来会增值还是会贬值。这些东西会牵扯到每一个人,每一间公司。孩子问题,你是打算让他们在国内上学还是到海外上学,你是否会考虑国际化的身份,比如说未来这些发展。另外很多人意识到品牌,尤其国际化品牌离你有多远。我认为前面几个问题大家觉得越来越近,后面品牌可能还有距离。我今天给大家报告这个品牌给大家就在身边需要解决的。

  时代的变革比我们想象的来的还要快,还要措不及防,还要更加严酷。上个月我们像美国人民一样看一场比赛一样,到底谁能当总统,这个人笑话那个人,今天来看我们面对现实问题可能关心到我们整个国家,关心到我们每一个企业和每一个人。比如说在上午李稻葵老师提到的,他已经很温柔了,我觉得很多东西不温柔。

  我给大家抛出一个问题,比如说我们的企业关心最多是利益问题,国家是不是应该关心我们的国家利益。如果说美国人说我以美国利益为第一,对等我们应该关心我们的国家利益是第一。我们海外走出去很多是援助各方面,昨天在人民大会堂我讲我的观点,我们以国家利益为第一。什么是国家利益?我们需要资源,我们需要合作在平等友好合作下,我们取得资源,让中国更好发展。作为企业什么是你的走出去,你的企业不要跟人谈去援助,你用不了。你要把自己企业搞好,最基本你企业要挣钱。你的企业怎么能挣钱,就要根据企业的切身利益,符合经济规律情况下,真正思想经济环境下友好跟国外建立好关系,树立品牌变得非常重要。

  全球化,金融化,互联网化,使得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联系越来越密切。解决这些问题不是一两天的,比如互联网我们派我们助手一天之内可以互联网化,发一个微信没问题。让企业家学习一个外语比较难,让企业家了解海外文化比较难。没有关系,这里面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资源和我们的人力安排。

  再讲到国际化,我们往往中国人是单一民族,我们考虑第一件事是中国巨大的市场,放眼望去都是黑头发非常自然。我问一个问题,我们生产的产品有没有国籍,产品有什么国籍,卖到哪儿是哪儿。中国13亿人,这已经是巨大市场,卖到哪儿,只要中国卖好了,全球不一定。你的市场在什么地方,中国的市场对你够不够用,你会不会考虑更大的市场。资本,我原来想在中国上市A股多好,全世界第一。现在在全球运作资本更是一个工具,它不是一个概念,不是一个数字,它是个变量,它在变化,它代表未来的趋势。考虑这个的时候,你发现资本到底有没有国籍,我不懂,如果张贴上人民币标签,人民币一定在960平方公里之内吗,不一定,人民币国际化这是国家的号召。去年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在加拿大多伦多搞人民币了,所以很多人民币出境,如果是国家到现在改革开放坚定不移,我们现在仍然操作很多项目是通过国家途径来做的。一个企业的拥有者人必须要国籍,中国人爱国。你的企业不一定了,我们说苹果可能是美国的,诺基亚可能是荷兰的,苹果的产品是全世界,生产也是全世界,资本也是全世界。所以带来一个什么问题?带来一个我的小定论,品牌无国界。去年品牌联盟做出重大决定,作为副主席我很骄傲,原来我们叫品牌中国,我和我们的艾主席,和王永秘书长探讨这个事,我说品牌立得住,要在全世界范围内立得住这叫品牌。我们自己关门说我们自己品牌,意义有多大呢?所以品牌无国界。

  我们再来看基于国际发展,我们重新审视国际化道路,发现我们走过一个艰难的历程。如果讲200年前,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