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琳娜:音乐与生命

日期:2011-04-19  浏览:566  来源:品牌中国网


女高音歌唱家、文化部“民歌状元”龚琳娜

  然后到第二天早上,这家的儿媳妇说要打猪草到喂猪,我就跟着她到山上去,她就开始唱山歌,就唱飞歌,从这个山传到另外一个山去,我跟着她学了一段苗族飞歌。这个苗歌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也学过,在大学里面每天对着琴房,我怎么都喊不出来山回荡的感觉,可是那天早上唱歌的时候,一下就找到山上有回音的感觉,我就感觉原来喊山是这么表达的。到了下午,下午的时候孩子们放学了,四点钟放学以后,我就看小孩们是怎么玩的。他们没有塑料玩具,小女孩、小男孩,女孩跳苗舞,男孩吹着小无声,很小的孩子就开始这样玩,都是很自然的,他们自己在玩。然后我把所有小孩组织在一起说,我教你们认识五线谱,你们教我唱你们的歌,然后他们马上给我唱歌,最后变成了我一个人是观众,所有的小孩对着我唱,整个山就萦绕着孩子们的声音,而我一个人是观众。我从小站在舞台上唱歌,都是给别人唱歌,那是第一次所有的小孩就为我一个观众唱歌,真的特别开心。到傍晚的时候,吃晚饭的时候,老人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就开始老人聚会,开始喝酒、唱歌、吃鸡肉,老人的酣暢淋漓,头发长长的,皱纹堆在一起了,他们大声的笑。我当时看到他们,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外婆、外公笑的那么酣畅,我身边的老人总是在担心,而这些老人每天干完活了是开心。

  所以我在苗族那半个月里面,我从遭到晚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一下就明白了民歌是什么。民歌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电视上的各种美女唱的歌,其实民歌是跟生活相关,完全是表达生活的。所以我那个时候开始明白了民歌,声音和生命的关系。我自己有了小孩以后,我结婚怀孕的时候,我就去了德国,在德国我住在阿尔卑斯山的脚下,我记得我的小孩刚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我抱着孩子去散步,在森林里面散步,到小山坡上,有一天夕阳西下,抱着孩子看着山,突然脑子里面想起那首歌“月亮出来了”。我们在学校里唱的时候,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唱,因为小河淌水,跳音比较大,那时候总是要想方法,那时候想声音要统一,要垂直,没有去想这个歌唱的是什么,它与生命是什么关系。

  当我抱着小孩,我的爱人不在家,我去思念他的时候,我看见月亮,看见山的时候,自然就哼唱出来了。其实唱歌一点都不难,难在你是不是懂得生活。我记得我在遇到我的爱人之前,我妈妈什么都给我做了,她说你就好好唱歌,我什么都给你做,那时候饭端在我的旁边,我什么都不会做,后来我有了爱人,我结婚了,我就开始每天学着怎么打扫卫生,怎么做饭,尤其是我在德国居住的那些日子,如果我想交到朋友,我就得做一桌子菜,请很多西方朋友来吃,这样才能跟他们搞好关系,我才会有新朋友。

  那个时候我感受到生活情趣的时候,我越来越会唱歌了,然后我唱的歌也越来越有滋味了。我在国外,西方观众听不懂我的歌词,但是当我把音乐背后的生命唱出来,情趣唱出来,因为不管你是哪个国家的人,对爱的感受、对恨的感受、痛苦的感受都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只要把生命里面这样的东西通过音乐传达出来的时候,他们就感动了。所以我越来越发现,我懂生活、我深入生活、我体验生活,我的歌就变得有滋味了。

  去年6月份的时候,我在德国呆不住了,我说我现在成熟了,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且也在国外这么多年,办了这么的音乐会,我太想回来给中国的观众唱歌了。因为我唱的是中文歌,而且这么多年没有太多的机会,我做新音乐以来没有太多机会直接面对中国的观众,所以那个时候说要搬回来,因为我太需要给中国观众唱歌。然后我们就决定9月份搬回来,可能自然力就是这样吧。我正要搬回来的时候《忐忑》这首歌就火了,我本来是准备回来从头开始奋斗,没有想到《忐忑》一下就火了,这个歌就像一个敲门砖一样,一下把门打开了,所以我回来很自然就有了很多的机会给大家唱歌,并且5月8号那场音乐会是我的第一场在北京的音乐会,所以我希望大家会来欣赏。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