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高峰论坛 > 2008品牌中国旅游品牌高峰论坛 > 现场报道

邵 春:政府需要重视旅游资源开发和品牌建设

日期:2008-04-27  浏览:565  作者:张永真 来源:品牌中国网

    2008年4月27日,2008品牌中国(旅游)高峰论坛在北京湖北大厦隆重举行。论坛主题是“从资源到品牌”。“论道品牌,中国旅游资源深度开发”的专场旅游研讨会活动在上午召开,国内最顶尖的品牌专家、旅游专家到场参与主题研讨,现场为主流媒体、旅游公司、旅游局、旅行社、旅游景区等代表答疑,就旅游资源利用及品牌建设问题进行深度交流,为中国旅游品牌发展进行深入探讨。著名财经主持人张会亭主持了本次研讨会。

    著名旅游专家、中国旅游报原代总编辑邵春出席研讨会并发表精彩观点,以下为为精彩观点实录:

 

著名旅游专家、中国旅游报原代总编辑邵春出席研讨会

邵春:

    我对今天会议的召开表示祝贺,我对来的业界的朋友们表示问候。说点什么呢?我觉得要做品牌,恐怕得分层次来讲,一个地区旅游业发展的好坏不在于资源或者是第一位的不在于资源。也不在于它穷富有没有资金或者说是第一位不在于资金,不在于资源、不在于资金,在于什么呢?我觉得也有第一位,那就是在于当地的政府部门,特别是一把手的重视,这是第一位的。只要书记、市长重视,不是第一位的资源可以创造出第一位的产品。没有资金可以通过市场运作的办法来搞到资金,旅游业会在三几年内变成区域乃至全国的品牌,这里有很多的例子。

    我现在给大家举一两个例子,像焦作、兰川、宁波,这都是党政主导型抓建设的,在全国叫的比较响。因为这些单位我帮助它们从2000年开始到那边讲课、培训,后面帮助他们推广,我对它们的情况比较了解。焦作它是一个资源枯竭的城市,它是通过旅游业完成了产业的升级和品牌的推广,这方面做的非常好。更重要的是市委书记非常重视,在起步的时候就从政府的财政里面拿出了五百万做营销,云台山旅游业还没怎么建起来就拿出一千万。门票收入在一两百万的情况下拿出一千万搞营销,在全国这绝对是领先的。我给它起了名叫“赊帐营销”,在很多年前很多单位不重视营销,到了现在你要说谁不重视营销可能很难搞。但是从盈利的百分之几做营销费这是大多数的专长,光说盈利一两百万,我拿出一千万做营销在全国找不到几家这样的单位。但是他们这样做成功了,每年1500万元的营销费带来了30几亿的综合收入。所以他们的市委书记说我就看这30几亿的收入,因为这样的大手笔是六七年间焦作的旅游业大踏步的进步,黄金周接待的客源超过了很多人次。单体的景点接待桂林超过了张家界,这是政府主导型的。

    我特别强调县域地面兰川是值得注意的,它在2001年是河南118个县市的落后县,就是通过抓旅游,四年的旅游业抓下来到了2005年,在全省的118个县当中政府定位每一年超过20个县市,它对于税收这一项占整个县市财政的26%。这样的发展在全国树立了一个典型,通过旅游业带动了工业。原先也有木,但是发展不好。通过旅游业投资进去了,现在变成中国木都。旅游业从零开始,现在有三十家宾馆,所以像这样的典型就是党政领导的重视才搞起来的。

    我觉得我们企业在做产品的时候精细化程度,品牌这种东西开始可能是大家为了争名字、争称号、搞个评比、搞点形象包装、搞点知名度。但是发展到后来成熟阶段,它应该在自己的品格、品质、品位下工夫,在精细化下工夫、在人性化上下工夫,这里面有很多的典型。我在山东采访看山东威海的时候,威海的景点做的很细腻,像威海的指山这是农民办的旅游厕所里面一点味也没有,精细化做的很不错。有的就是着手品质,不是眼前利益。一个景区进去了两年,先把客人怎么样拉过来搞收益,他两年用自己的财力绿化荒山,花了两个多亿先把山绿化起来,这就是品牌的精细化、品牌的人性化,先把环境做好。然后再把产品做起来,后边才是大量的接待,我觉得这种思路越来越正确。这是从政府、企业角度来说,我觉得品牌建设对于中国来讲是刚刚起步。

    国外的品牌从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品牌的专家提出了品牌形象以后,国外的品牌建设大踏步的前进。人家早已经超过了初级阶段,所谓初级阶段就是搞CIS的设计,我们国家现在还有很多连这个也没有跟上。所以我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会议来进行筹建,尽快的结束初级阶段向中级阶段、高级阶段前进,能够在经济化和人性化上下工夫,把我们的企业做大。

    刚才王总说了一个概念,我们中国的旅游业这些年发展很快,现在综合收入去年已经超过1万亿比以前前进很大。但是和国际上比我们太落后了,差距还很大。我们全国两万家旅行社一年经营的总额将近美国一家旅行社的1/3,我们两万家景点整体上的收入只相当于迪士尼五家分公司一年经营的1/4,所以这个很惊人。我们要看到自己的差距,我们企业的规模就永远搞不大。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像春秋航空这些公司学习尽快的壮大自己,一个国家强不强关键是企业,企业是经济发展的细胞,企业大了国家国力就强了,说话就硬了。这些年我们国家搞的加工,我们赚到了5%,品牌商赚到了30%多,国际上的那些商店赚到了50%多,十亿件衬衣换一架飞机,自然资源消耗太大了。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认识,我们的品牌意识就上不去。我们有一个口号叫“让中国更受尊敬”。如果不从品牌上做,我们没法受人尊敬,欧洲时报评论说,加工工业国家不会受到世界的尊重,我觉得这对我们都敲了警钟。今天这个会议把旅游业作为品牌的专题,我觉得对促进今后旅游业的品牌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